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红色记忆
【红色记忆】大别山的黎明静悄悄
作者:霍山县纪委监委发布时间:2018-04-04 10:57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滴滴鲜血染红它”

激情悠扬的英雄赞歌是对血洒疆场、英勇献身的先烈们,逝去的芳华最高的褒奖。70多年前,刘邓大军某部100多名指战员,在大别山腹地--霍山陈家岭战斗中壮烈殉国,牺牲时年纪最大的22岁,最小的只有17岁。鲜活的生命,犹如朵朵绚丽的花朵,为了崇高的信仰和民族的解放事业,静静的长眠在大别山这片红色的土地上......

李克柱,男,生于1924年10月,山西武乡县临漳镇吴村人,1933年在武乡参加地下共产党组织的农民“五抗”运动,193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在武乡县七区先后任七区抗日青年救国会组织委员,中共七区区委委员、区委副书记兼前方指挥部政委。1946年任长治市二区贫农团主席。1947年5月,根据党中央的指示精神,太行区党委决定,编入南下随军干部大队,番号为“天池部队”于6月30日,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1947年至1949秋,任霍山县管磨区区委书记兼游击队政委。1950年2月,任中共霍山县委宣传部部长兼统战部部长。1952年10月,调任安徽省教育厅工农教育处副处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被定为“走资派”受批斗。1969年下放至嘉山县,任石坝公社党委副书记。1974年4月,调任安徽省林业厅任经营处处长、省木材公司经理兼党委书记。1982年任安徽省林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1984年兼任安徽省绿化委员会副主任。1990年离休。现居住在合肥安享晚年。

坚持大别山 巩固新生政权

1948年春,刘邓大军主力离开大别山以后,大别山腹地皖西的斗争形势很严峻。敌人采用“谍报网”、 “碉堡网”、“公路网”战略,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展开进攻。驻皖西之敌国民党四十六师担任驻剿,四十八师担任进剿。在发动春季“清剿”时,采用“驻剿”战术,同时敌利用保甲人员(不少是军统分子)为其耳目刺探军情,向挺进在大别山里的解放军步步紧逼。

为巩固新生的民主政权,按照部队总体作战部署要求,我们留守大别山,保存有生力量,在游击运动战中伺机消灭敌人。当时我任霍山管磨区区委书记兼游击队政委。管磨区游击队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从1947年8月进入大别山腹地磨子潭,在县、区委领导下,我带领这支队伍长期与敌周旋。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群众基础又十分薄弱的恶劣环境下,我们既要积极完成开辟新区的工作任务,又要注重保存自身的军事实力,在与敌人不断地周旋中,寻找机会消灭来犯之敌,这样才能在大别山坚持下去,站稳脚跟。

国殇大别山 血洒陈家岭

在坚持大别山的艰苦斗争中,人民武装也有多人献身疆场。1948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八),“接堆谷山指挥部命令,我带领解放军三纵九旅二十七团三营九连120人前往孙家畈开展土改宣传工作,当晚住在陈家岭的陈家老屋,被国民党中统特务伪保长汪忠彬探悉,密报了驻汪家冲的国民党四十八师五二零团,并派土匪为其带路,以致我军于次日凌晨被国民党四十八师五二零团重兵包围,前后门架有多挺机关枪,我军迅速投入战斗向南突围,在敌人密集的火力包围圈内采取集中击破,用手榴弹炸开一条生路的办法,一边反击一边突围,经两个小时激战,终于突出重围,战况极为惨烈。九连仅38人突围出来退到霍山县委、县政府驻地堆谷山,其余全部壮烈牺牲。”

2月19日是正月初十,“早上,指挥部命令我带领突围出来的38名战士,去陈家岭收容伤兵,掩埋烈士遗体,侦察敌情,当晚住在桂竹园。又是伪保长汪忠彬告密,国民党又来一个团的兵力,由土匪带路再次围剿我军。第二天拂晓,我军在方家冲与敌军遭遇,敌人火力凶猛,我们向后撤退进山,又被敌军阻击,短暂交火后发现已是腹背受敌无路可退,只好翻山到胡家湾,结果又遭到埋伏在油茶岭的敌军多挺机枪扫射,我军又牺牲35名战士,只有我和闫如泽等3人杀出血路,冲出包围圈,回到堆谷山指挥部。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小河水。”说到这儿,老人的两眼充满了泪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的女儿李林递过了毛巾。我们先让老人休息一会,他的女儿告诉我们,“父亲一提起陈家岭战斗的事,心里就难过,牺牲在陈家岭的战友是藏在父亲心头永生的牵挂,父亲对战友的情怀远胜过我们儿女情。”

镇压汪忠彬 瓦解敌特组织

以上两次惨重的战斗,我们进行了认真的反思,痛定思痛血的教训,引起了我们对在战斗前频繁接触部队的几位“热心人”的警惕,怀疑他们中间有敌人的奸细,他们的一举一动进入了我们视线,实践证明我们的怀疑是正确的。在一个雨后的黑夜里,挑夫黄大脚鬼鬼祟祟地溜出营房被哨兵发现,当晚我们秘捕了黄大脚,经连夜审讯,供出自己是国民党发报员,交代出汪忠彬是国民党中统特务霍(山)岳(西)一线站长,我们部队的行踪都是这个狗特务告密所致。我和牛永昌听后都大吃一惊,这个平常在我们面前忙前忙后、捐款献粮、支持土改工作的热心人,原来是个面善心毒、笑里藏刀的敌人,由于他善于伪装,使人民丧失了对他的警惕性。当夜,张庆禄带领20名全副武装的战士火速赶往孙家畈进行抓捕,狡猾的汪忠彬晚上不住在家里,致使抓捕未果。

侥幸逃脱后的汪忠彬终于露出了他的反共的贼脸,他纠集地方土豪劣绅,依仗滞留在胡家河的国民党四十八师这个靠山,组织了两支反共保安队70多人,自认是反共队队长,以他为首的土顽十分猖獗,经常纠集土匪抢劫群众土改分得的财产,搜捕、杀害我地方干部和解放军伤病员,多次向敌四十八师送情报,报告我军活动情况,使我军在大别山西南部活动受到严重威胁。他还张贴标语狂称‘大家不要慌,活捉牛永昌,大家不要怕,活捉李克祚(本人原名)’。气焰十分嚣张危害极大,我们发誓非除掉他不可。”

“1948年3月21日,我们经过反复侦察,获悉汪忠彬藏在汪家岔龙蛋沟石洞里。牛永昌命令我带领5名战士直奔龙蛋沟。我们快速冲进沟口,将正在酣睡的匪徒团团包围,冲锋枪对着他们,匪首汪忠彬、匪大队长黄胜芳、匪徒黄圣江、储成林等6人被我们活捉,缴获长枪6支,电台一部,子弹数千发。这个隐藏在大别山区人民中间的敌特组织终于被瓦解,匪首汪忠彬被押往堆谷山,关押在铜锣尖,后逃跑时被游击队就地镇压。”

“罪恶匪首被镇压,特务组织被瓦解,国民党四十八师在胡家河失去了情报来源,不敢再贸然出动便逃离了霍山。我们管磨区游击大队经过近两年的剿匪战斗,匪团先后被打掉,地方乡保队匪首被镇压,匪徒们或溃散或经教育释放,地方政权正常运行。“到1949年底,全国解放战争形势大好,国民党主要军事力量被消灭在几大战役中,大别山腹地霍山境内的国民党残余及土匪已基本消灭,霍山县委有了相对安全的工作环境,妇女会、农会、土改工作队等得以顺利开展工作。”

先烈精神  永远缅怀

“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好象那雪崩飞滚万丈,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和可蔼的脸庞,啊-----亲爱的战友”……从1952年开始到2016年,这64年里,李克柱老人每年都去霍山为牺牲在陈家岭的战友们扫墓祭奠,从没间断过。2017年,老人因身体原因,便托付女儿去霍山替他缅怀,他用一生的情感深深地怀念着长眠在陈家岭的战友们。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今天我们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到大别山腹地安徽霍山县磨子潭镇,去瞻仰当年战火纷飞的陈家岭战场、追寻先烈们的英雄足迹、感悟先烈们的浩然正气。凝望茫茫的大别山,我们思绪万千,朝阳的晨辉洒在陈家岭的山坡上,红岩竞秀、青山濯濯。面对西山的霞光,用莫及的视线,抚摸陈家岭雄伟的脊背,透过清风、山石、溪水、和满山的松柏见证着这块土地历史的厚重、沧桑!尽管历史的烟尘已掩盖了那场揪心的暴风骤雨,100多位年轻鲜活的解放军战士的身影仿佛正从硝烟中走来,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生命不息,冲锋不止,血洒疆场的英雄气概仿佛就在眼前,那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呐喊声还在大别山的山谷中回荡,让我们永远缅怀颂扬。

“大别山山山埋忠骨,岭岭皆丰碑,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们千万不能忘了他们。”李克柱老人说。如何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如何开展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值得我们每一个共产党人深思。

(文字根据采访李克柱老人口述整理)

主办单位:中共六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六安市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联系我们:lasjwxcb@163.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