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红色记忆
沉冤昭雪 英名长存
作者:霍山县纪委监委发布时间:2018-07-09 15:33

在巍巍大别山北麓的霍山、金寨等地,至今仍流传着革命先辈韩启益的光辉事迹。他在皖西大地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奋然前行,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是大别山人民的优秀儿子,值得我们永远怀念。

韩启益,家谱名韩齐一,又名韩伯超。1903年9月3日出生于霍山县西乡诸佛庵石家河,1909年破蒙入私塾。他天资聪颖,12岁便熟读四书五经,还会诗词歌赋,颇有文采。1917年因病辍学回家。1919年秋,病稍好,帮助乡村塾师的父亲韩立功教授私塾。

1923年,韩启益考入芜湖省立第二甲种农校。他勤学苦读,成绩优异。这个时期,正是我国历史大变革的年代。在农校,韩启益痛感时政的败坏以及民族灾难的深重,经常与一些进步师生谈论时政,努力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积极参加宣传新思想、新文化的报告会、演讲会。在进步师生革命思想的影响下,韩启益努力学习《向导》、《新青年》等进步刊物,搜集了少数马列主义著作的传抄本,经常参加进步青年组织的革命活动,和进步学生一起散发革命传单,进行宣传鼓动等,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1926年秋,韩启益加入了梦寐以求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入团后,他更加向往进步和光明,努力研读进步书籍,思想不断发展,逐步摆脱封建思想的束缚,经常跟随同学们到社会上进行反封建、反压迫、反剥削等新思想的宣传活动,为革命思想的进一步传播做出了自身的贡献。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安徽省临委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决定以六安为中心,将六安、霍山、霍邱、英山、寿县划为第一暴动区,着手在六霍地区进行农民起义的准备工作。此时,韩启益回乡结婚,娶胡姓之女为妻,开始在家乡吸收同乡进步青年共同学习,秘密宣传革命思想,在同乡青年中威望颇高,为武装暴动做好思想发动工作。

l928年1月,中共六霍县委成立,王逸常任书记,在农村恢复和建立中共党组织及农民协会。1929年7月,六霍起义总指挥部成立,舒传贤任总指挥,革命形势更加高涨。韩启益在韩品三的引导下参加革命,由于工作出色,思想觉悟高,很快便被吸纳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在金寨县毛坪入党)。入党后,他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为了进一步壮大革命力量,他还发动了韩关云、韩立礼、方赞尤等人秘密参加党组织。为了同党的上级组织取得联系,他还假借到董家河探亲之机与上级领导成功接头,返乡时带了一大批宣传革命材料,然后又发动了同乡张老十、余孝思等人一起宣传党的主张。他和同志们开展社会调查,向农民广泛宣传“耕者有其田”和打倒劣绅、军阀等政治主张,对劳苦大众更加关切。

1929年冬,佛兴庵乡农会成立,韩启益被推选为农会负责人。在韩启益的领导下,乡亲们的革命斗志越来越高,他们到处打土豪,分田地,组织赤卫队维持治安,打富济贫,不仅为长期受压迫的穷人狠狠出了一口气,冲击邪恶势力,同时也为即将开启的大规模武装起义进行了准备。1929年10月,以舒传贤为书记的中共六安中心县委成立。两县农会会员发展到5000余人,编成了几支公开半公开的游击队,共有枪百余支。11月8日,独山起义爆发。9日,中共六安中心县委要求各区和邻近各县立即举行武装起义。11月19日,西镇暴动爆发,霍山县西镇区数百农民在中共霍山县委的领导下,攻占了西镇事务所。随后,六安的金家寨、徐家集地区和霍山的南乡等地农民也相继举行起义。以韩启益为代表的佛兴庵乡附近农民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参与农民协会,加入六霍起义的洪流之中。在斗争中,韩启益英勇顽强,奋勇杀敌,有力地支持和响应了六霍起义的发展。

1930年1月20日,中共六安中心县委将起义武装集中于流波䃥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三师,徐百川任师长,姜镜堂任政治部主任。起义胜利后,各地迅速建立了苏维埃政府或革命委员会。至4月,建立了以霍山西镇为中心的皖西革命根据地,后来成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红33师成立后,经常在霍山西镇地区活动,为了便于侦查敌情,在西镇董家河成立特务营,赵湛如任特务营营长,韩启益因表现突出,出任司务长职务,后任膳食委员会主任兼部队思想政治文化工作宣传员,负责动员宣传工作。他积极研究党的各项政策,结合当地农民的文化水平、实际需求等情况,组织成立宣传队,采用召开群众会议、口头宣讲、编顺口溜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进行教育,动员广大群众参加革命,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保卫苏维埃政权。有时,他还利用同乡、朋友、亲戚的身份深入各家各户宣传革命,以此激发广大群众的斗争热情。

根据党组织的统一安排,韩启益随军前往湖北麻城、黄安、黄皮等地开展游击战争。在一次战斗中,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战斗异常惨烈,最终寡不敌众,特务营赵营长和大部分队员光荣牺牲,韩启益和少数队员幸免于难。他们几经周折、辗转他乡寻找革命队伍未果,于1930年2月回到家乡等待新的革命时机。而此时,镇守麻埠的一、二、三团的国民党匪军,开始疯狂进攻我苏区,白色恐怖加剧,革命暂时处于低潮。为了保存革命火种,韩启益与其他革命者决定暂时分头避难,韩启益到董家河姐姐家暂时栖身。

1930年初,红军转战来到流波,韩启益闻此消息立即与周维炯(革命烈士、皖西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吴江等同志取得联系,积极开展革命工作,他们从1930年2月中旬开始,仅用20天时间,全部歼灭和驱逐了麻埠、独山一带数股顽敌,缴枪50多支。4月12日,两路红军在地方赤卫队配合下,一举攻克霍山县城,守敌一部被歼,缴枪80多支,霍山县苏维埃政府成立了。从此,豫南、皖西根据地连成一片。苏维埃地区的教育事业,也随着土地革命的发展而发展起来。自1929年到1932年,党和各级政府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创办了一大批各级列宁小学,时(六区一乡列宁小学校)有4个教学班,1个识字班,校长由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兼任,开设国文、算术、习字、常识、音乐、体育6门课程,学校建立党、团、童子团、少先队组织。教材多半由县以上苏维埃文化委员会自编。教学内答和教学方法都实行了全面而彻底的改革。苏维埃政府规定,学校要面向工农群众,凡贫雇农子弟、红军子弟和地方干部子弟都实行免费入学,对于出身剥削阶级家庭的子弟,则“征收特定额的学费”。1930年,韩启益在党的安排下,出任立煌县前身(立煌县1932年建县,后更名为金寨县)列宁小学文化主任,从事革命的宣传和动员工作。他们的努力,不仅提高了根据地人民群众的文化素质,使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而且还培养了一大批各条战线的优秀人才,为革命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1931年冬,正值鄂豫皖根据地革命如火如荼、蓬勃发展之际,张国焘来到此地,推行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对苏区实行大“肃反”。很快,“肃反”又从红军部队扩展到地方机关。为了防止部队发生异动,张国焘等还决定,以营为单位拆散混编,中央分局和鄂豫皖省委还组织了巡视团,派到各师监督“肃反”。肃反的对象主要有三种人:一是从白军中过来的,不论是起义的、投诚的还是被俘的,不论有无反革命活动,一律要审查;二是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不论表现如何,也要审查;三是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一时间,把红军中留分头、戴眼镜、镶金牙的,还有读过几天书的,都说成是富农,加以清洗。只要念过几年书,识几字的,似乎是天生的反革命。韩启益作为我党知识分子党员、革命发起者,首当其冲。面对张国焘在苏区滥杀无辜,黑白颠倒,韩启益打算去根据地位于河南新县的总部质问对方。可悲的是,韩启益还未成行,一些打着革命招牌的极左分子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破坏革命,说韩启益思想右倾,是改组派,遭非法逮捕、刑讯逼供。面对这些一不打仗,二不搞根据地建设,天天残害革命干部的阴谋家的迫害,韩启益英勇不屈,坚决捍卫自己的革命尊严,最终,他于1931年农历11月16日被押解到流波镇集市郊区惨遭杀害,年仅28岁。

在韩启益为革命奔波、奋战的同时,他的的父亲韩立功也在家乡以乡村塾师的身份秘密从事革命工作,为我党打听消息、传送情报。在韩启益被杀的第三天,也就是1931年农历11月19日,韩立功也被打成了所谓的改组派,也在流波镇集市郊区惨遭杀害。他父子二人为了革命英雄就义。张国焘之流以反革命的罪名迫害了韩启益,然而历史是人民书写而成的。韩启益烈士及其父亲革命的业绩,早已在鄂豫皖人民中到处传颂,这是任何野心家、阴谋家都抹煞不了的。

1982年9月11日,中共霍山县委组织部发出通知,对诸佛庵区石家河公社党委上报的关于在第二次国内战争时期肃反中因错划为改组派而遭诬害的韩启益等24位同志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并给予一定经济补助。长达半个世纪的沉冤终于得到昭雪。

作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韩启益为铺就新中国的道路洒下了一腔热血。他是无数在“肃反”中被错误杀害的革命先辈之一,他用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维护了党的尊严、捍卫了革命真理,为建立苏维埃政权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他坚定信念、不畏强暴、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正是我们今天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伟大中国梦的宝贵精神财富。韩启益和无数革命前辈用鲜血浇灌的土地,今天已经鲜花盛开。他的英名将永远铭记在皖西人民的心中。


(作者:韩启益之孙 韩安胜)

主办单位:中共六安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六安市监察委员会 |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镜像
联系我们:lasjwxcb@163.com   ICP备案:皖ICP备07004725号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